LOADING

輸入想搜尋的關鍵字

| 紐到天涯海腳 | Te Araroa Trail 徒步3000K 回顧日記 – DAY108 永遠的夥伴

NZ_TA_180412_1.jpg

我朝著遠方山谷中的秋色小鎮,三步併兩步雀躍地加速向前,不完全是因為這景色美得只曾在電影中見過,更因為有個人,正在那兒等著我。

五個月前,當我一個人站上 TA 步道的起點,獨自面對荒野與強烈卻陌生的身體感,隨步伐頻率,我不斷問著自己:「是不是哪根筋壞了,哪來的想法以為連山都沒登過的自己,能做長距離徒步這件事?」那時我毫無自信能走超過十天。

狼狽地結束第一天,隔日一早我們短暫相遇,卻在當晚分別抵達了相同營地,於是邁入徒步的第三天,彼此都首度嘗試讓接下來的漫長旅程,有人相伴。

她是 Marjolein,比利時女生,我的第一位 Te Araroa Trail 夥伴。

NZ_TA_180412_2.jpg

在景色單調的無際海灘上一起唱歌跳舞,跟泥濘森林奮戰得灰頭土臉後,一同坐在紮營處吃著熱騰騰的晚餐笑鬧。每經歷一段目標就歡呼慶祝,在彼此垂頭喪氣的時候,互相鼓勵振奮。

身體與心智最艱困的前十天旅程,因為相伴,得以走得更遠。往後沒有一同前行的路上,我們就用簡訊陪伴。

數個月後 Marjolein 受腳傷所困,選擇以單車抵達紐西蘭最南端,再一路往北探索。此時我離終點還有三個星期,這個秋色滿溢的小鎮,正好是兩人路程的交錯點。

我持著登山杖,她牽著腳踏車,再度相遇,啟程的那十天過往,也重現眼前。

NZ_TA_180412_3.jpg

道別前,她說了這麼一段話:『我和你懷抱不同原因踏上這條路,踩著各自的步調,用著相異的方式,卻為同樣的目標而努力著。

即便後來我必須用單車才能完成 Te Araora 這段路程,甚至無法循原始路線而行,但我始終堅信我是走在 TA 之上,我完成了 TA 這條路。』

「當 TA 不再只是個路線名字,而是一種推促自己向前的信念,無論艱困也要使盡辦法離終點再近一些,那麼這段路程,便能稱作是真正的經歷,而那條路線,會是屬於自己的道路。」

我以我的夥伴為榮。

NZ_TA_180412_4.jpg

—–

(回顧 2017/5/7 日記)

喜歡這篇文章,歡迎按讚與分享:
Tags:
Creya 可以呀

花了六個月的時間,徒步3000公里,從紐西蘭的最北端到最南端,用雙腳感受生命,用生命享受每日的生活旅程。 從一個什麼都害怕的小女孩,到相信每一步的嘗試都會離疑惑遠一些,沒有跨出去,就不會知道是什麼問題讓自己止步,所有的自信與勇敢都是一點一滴練習來的。

  • 1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