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 13,513 views

2015.11.15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01.jpg

一提起去西藏旅行,毫無意外地接收到的第一個反應都是「哇~好酷喔」(西藏居然是被如此定位?),接下來第二個反應就會是「去那裡不是很容易高山症嗎?」,而當要開始為西藏行程做些準備功課時,無論查找的資料是從哪本書、部落格或網站來,「高山症」這三個字也總是會不斷地反覆出現在眼前,好似向你宣告『嘿嘿~怎樣都別癡心妄想能逃避我』(沒錯,你現在也正是在看這樣的一篇文章)。

2015.11.15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02.jpg
[ 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是你的,走了也會回來 ]

 

高山症到底是什麼?先有請維基懶人包解說一下:『高山症,或稱「高地症候群、高山反應、高原反應」,是人體在高海拔狀態由於氧氣濃度降低而出現的急性病理變化表現。它通常出現在海拔 2438 公尺以上。高山症可以發展成肺水腫和腦水腫,嚴重時可致死』,換句話說,就是我們這種在平地安逸活慣的人,一下子突然離上天太近而換不過氣的症狀,古有言:近鄉情怯,高原地區的『近天氣缺』也大概是同等心情了。

 

而我們進入西藏的第一個城市 – 首都拉薩,海拔 3650 公尺….阿這不就直直衝破維基說的高山症常發數據 – 海拔 2438 公尺以上?!這不就代表我們勢必會與它來場正面對決!

2015.11.15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03.jpg
[ 輸定了 ]

 

可怕的是對於高山症的預告與預防,五份資料有六種說法,這兒說職業運動員容易中,不一會而那兒又說有運動的人比較不容易中,似乎沒有一個正解,霧裏看花越看越花愁,畢竟小女子這輩子還沒長到那麼高過,實在完全無法想像自己的身體會起什麼不適反應,原先啷嚷著乾脆去爬玉山(海拔 3965 公尺)試用一下,但因為時間難喬,最後只能硬著頭皮直衝西藏了。

「反正去了就知道了嘛」,高山症或許真的就像是西藏的代名詞一樣,查再多資料也似乎隔著一層紗,既然似懂非懂看不清楚,那就親自走一趟吧!

2015.11.15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04.jpg
[ 搭上中國航空公司從四川飛拉薩的航班,正式啟程 ]

 

我們一行四人,從桃園機場經過近四小時的飛行時間,於晚上 23:35 抵達四川成都,隨即進行了一段充滿愛與驚險的 Running Women Live 版節目(請見歷史回顧VCR);接著還充分展現背包客精神,在成都機場當起四小時的沙發客,早晨 6:30 我們再度踏上登機口,從四川成都直抵西藏拉薩大門

2015.11.15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05.jpg
[ 四椅皆是床,其實還算好睡,只是位置太少(還評論) ]

 

在訂機票之時,我們是相當滿意這個時間的,因為相較於其他台北轉拉薩航班的全程三十多小時,我們轉機時間算很短、卻仍保留著避免延誤的緩衝安全扣打,主要利用夜半時分來抵銷交通與轉機的耗時,一大清早抵達拉薩又是美好的一天;同時同行夥伴們討論後甚至覺得乾脆待在機場連住宿錢都省了,看起來相當划算。沒想到這一切,正將我們的西藏第一門必修課 – 高山症,直接從初級推升至中高級的程度…..

 

從機上角度欣賞西藏這塊天赐瑰宝,預習腳下壯麗的山景面貌,就像是小時彩色筆下不斷用著ㄇㄟㄟㄟㄟ 畫出來的綿延山峰,一崇連著一崇,飛機一個轉彎,遠方出現披著雪衣的山峰,心中猜測著到底哪一個才是傳說中的珠峰。

2015.11.15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06.jpg
[ 由於在準備降落後都很乖地沒有使用電子設備,更多美景只能收藏在腦海中飽覽 ]
(照片由同行綜藝咖哥拍攝提供)

 

越接近西藏,心情越是興奮卻又緊張,那是種一轉眼居然真的要踏上西藏的不真實感,期待著即將見到的各種景色和文化衝擊,不過一方面仍又害怕著身體對於海拔變化的不能適應。但是太緊張或太興奮都會使心跳加快,不利於面對高原反應,所以於此同時,內心還要一直告訴自己:calm down, come on,提醒抱持冷靜的心情面對接下來的一切,來到這,內心小劇場總是不小心的複雜起來。

搭乘飛機上拉薩還是件很刺激的事,想像一步出機艙,腳下採的就是富士山山頂(海拔3776公尺)的這種落差感,我們就這樣一步登天,闖進拉薩。拉薩貢嘎機場小歸小,但四周被山巒環抱的景色已經讓我們震懾(沒辦法鄉巴佬來著,這肯定是西藏中最小咖的  view 了),這就是西藏!離台灣三千公里遠的拉薩,路程不遠、但走來漫長,而我們終於踏上了!

2015.11.15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07.jpg
[ 機場跑道旁就是這樣的超過分山景,但後來才發現,整個西藏到哪都是這樣的景色呀! ]

 

走出機場外又是一片的接機景象,然而此時我們還是沒有當地手機號碼可以聯絡,於是再度來回於機場外尋覓拿著我們名字的導遊先生(這是宿命嗎…在這裡還不敢奔跑),每經過一次計程車就會逼問招攬、同時還要調戲咱們女生一番,不過這也都是一小塊蛋糕了,畢竟已經進入西藏沒什麼好擔憂的,再說拉薩機場可比成都的小多了。而此時我們也都還生龍活虎的四處拍照,心想著:看來適應得不錯嘛!

2015.11.15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08.jpg
[ 與拉薩的初次見面,也與藏文初次見面 ]


[ 記者帶您身歷其境重回現場,帶回咱們一行四人下機活跳跳的樣貌,雖然臉上的倦容的確掩飾不了 ]

 

迎接我們的導遊 – 洛森先生,是來自西藏西南日喀則的藏族人,口中一面唸著「扎西德勒」,一邊雙手將白色的生絲「哈達」掛上我們的脖子,這是西藏文化中很普遍的哈達儀式,代表歡迎與祝福的意思。「扎西德勒」也是在西藏最常用到的詞彙(其實是因為只記得這句),路上能見到許多餐廳和店家都取這名字,是打招呼、歡迎時的用詞,代表吉祥如意,有趣的是這個詞傳說是文成公主嫁到吐蕃(西藏),第一眼見到四周美景時說的唐朝話「這是哪裡?」,而當年的唐朝河洛話其實就接近現在的閩南話,所以「扎西德勒」的音就來自咱們台語的「佳系都勒?」,原來藏語台語一家親嘛!是不是親切多了~

2015.11.15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09.jpg
[ 把哈達掛上脖子給予歡迎和祝福,但這白吃…喔不~白絲肯定 Made in China,超極容易勾勾迪被人牽絲跑 ]


[ 原音重現,來聽聽藏人怎麼發音「佳系都勒?」 ]

 

從拉薩共嘎機場到拉薩市區約需要四十分鐘,搭上椅墊十足展現美麗藝術的九人座車,前一晚睡眠不足的睏意立即襲來,同行夥伴幾乎都睡成一片,但小女子我或許就是個流浪漢的料,在機場的四小時沙發客和機上的時間都睡得相當香甜,因此整路程大部份的時候仍沒有停歇的盯著窗外景色看。

2015.11.15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10.jpg
[ 想把這椅套帶回家,還是有絨毛的,坐起來好舒胡 ]

2015.11.15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11.jpg
[ 有些人喜歡,有些人不喜歡,因為西藏有一種藏味(手勢) ]

 

沒想到就在一抵達飯店下車時,剛睡醒的同行 Y 小妞及孟孟前輩旋即表達身體有些不適、頭很昏沉,而我背上背包、才踏上幾步飯店前的台階進飯店大廳準備等待 Check-in,也立馬覺得頭昏昏又喘呼呼的,彷彿前一秒才剛跑完半馬,沒想到高山症狀在短短幾秒的時間就如此無法招架地衝擊進身體,讓我不得不把腳步放慢,在深吸慢吐了好幾口後,才漸漸感覺到身體獲得紓解。

但此時扛著行李的 Y 小妞突然說了一句「天啊!我頭好暈」,就無力的撐著頭癱在椅子上,這簡直要把我們嚇壞了,想說該不會還沒看到房間要先參觀醫院吧,導遊不斷催促的櫃檯快點給我們房間鑰匙,而我也立刻找出在台灣準備的葡萄糖包,試著讓她補充體力看看,好在吞了兩包後 Y 小妞有了改善,至少發白的嘴唇恢復部分血色,我們得以進到飯店休息。

2015.11.15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12.jpg
[ 導遊洛森忙著幫我們 Check In,我們也沒閒著,忙著頭昏 ]

 

由於第一天抵達拉薩,通常旅行社會不安排行程,讓咱們平地人好好適應高山空氣,而早早在十一點就進到飯店休息的我們,因此獲得了一個整天的時間好好可以調適,然而也成為同行夥伴們記憶中最痛苦的一天。

 

Y 小妞進房後,開始倒在床上準備睡覺,但因為身體不舒服怎樣都睡不太著(高山症症狀之一,睡不著),頭痛卻越來越嚴重,據當事人描述那感覺就像嚴重的感冒,頭非常痛而全身軟軟沒有力氣,原本呼吸道就較敏感的身體,還會不時忽冷忽熱而打噴嚏(你知道一打完噴嚏頭絕對會更痛),到後來甚至有嘔吐的嚴重症狀,喝水吐水、吃藥吐藥。期間旅行社的長浩哥透過微信關切狀況並提醒多喝水,我也只能在旁邊不斷的煮熱水、遞上紅景天、葡萄糖或黑糖、還有零食等補品來看看怎麼樣可以比較有效改善症狀;而隔壁房傳來消息,孟孟前輩也是如此這般痛苦,於是我與還清醒的綜藝咖哥,決定去藥局尋找傳聞中比紅景天更有效的高原安,不過經實驗證明,似乎也沒感受到效果,或是因為他們才吞下去就又全部吐出來,連吸收都來不及。

2015.11.15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13.jpg
[ 尋大眾點評 app 找到,彭康的水伊都 丟丟銅仔伊都 阿末伊都 丟仔伊都滴落來~ 高原安也有很多牌子,青菜買一種 ]

2015.11.15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14.jpg
[ 順便看看拉薩的景色,隨便一隅都是過分的山景阿 ]

 

而且可怕的是,越晚症狀容易越嚴重,因為連植物都在吐二氧化碳了,空氣濃度持續下降,讓人忍不住高歌「人活著賴著一口氧氣~氧氣是你~………空氣很稀薄~因為寂寞」(然後唱完歌又更缺氧)。最後連僅留的壯漢綜藝咖哥都守不住最後一道防線而清空胃裡的食物,好佳在我依舊清醒的可以與旅行社長浩哥溝通和完成合約,並出門買碗熱粥回來給大家補充體力,當下相當慶幸至少團內還有人清醒沒中標,至少能夠幫大家打理點事情。

2015.11.15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15.jpg
[ ㄜ…拍起來沒甚麼食慾,但這粥和蒸蛋真的超好吃,吃完整個身子都暖了 ]

 

這一切或許就是因為前一晚我們僅僅在成都機場休息四小時,而且 Y 小妞與綜藝咖哥都不太能在那種 open 環境下入眠,抱著狀況不佳的身體來到極需要體力適應的拉薩,便不堪負荷了;旅行社的長浩哥也說另一個早我們幾天抵達的台灣團,因為有先在成都的飯店睡一晚,七個人都沒有像我們如此嚴重的症狀;且通常高山症狀會在抵達後六個小時左右、待身體中氧氣都替換掉才開始出現,我們卻不到兩小時即開始爆發。

還好的是,度過這最難熬的漫漫長夜,一覺醒來後,所有人精神都好上了許多,沒有依賴氧氣瓶也沒有去醫院,靠著自己身體力量逐漸適應了高山症狀,往後幾天狀況更會越來越好。

2015.11.15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16.jpg
[ 看著朋友們高山症纏身,真的是很辛苦的樣子(尊重當事人的偶像包袱,打上米老鼠馬賽克) ]

 

而這趟下來,我除了在海拔四千多呎高的地方走路太快,會有一點喘和頭昏外,也沒有遇到什麼高山症狀況了,十足有可以定居的高原人架勢,大概是我平常就習慣生活在大家鼻孔下方,吸慣了低氧狀態的空氣(不用太羨慕我),如此節能省碳的人,想必地球相當需要我

 

不過即使團內只有四個人,也能感受到平常的運動習慣、以及身體狀況,攤在西藏底下會更加明顯地反應出差異:平日就容易過敏、有呼吸道狀況的話,高山症的症狀相對也會較明顯;而症狀的嚴重程度也與運動習慣呈反比。我想因為我的半馬慢跑訓練,讓我心跳速度實測皆比其他人慢,可能也是這次沒有讓高山症纏上我的主因,加上練習瑜珈的調節呼吸與感受自己的身體,只要有覺得不對勁,馬上深吸慢吐沈靜一下,與身體對話,狀態就會好上許多,讓我一路上對於自己踏入跑步和接觸瑜珈領域滿懷著感激。若決定要去高原,還是別輕忽事前保養自己身體吧!

 

「身體在地獄,眼睛在天堂」是在西藏的寫照,來西藏,申請證件買張機票,說難其實不難,但真正要面對的,除了簽證的不確定感外,身體直接的反饋和狀況才是最大的挑戰,在還有體力的時候,就快去實現自己的夢想吧!

2015.11.15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17.jpg
[ 有些地方有些事情,想做就要快點行動 ]

同場加映:高山症建議

●  到底要搭乘飛機或火車比較不容易高山症?

這絕對是一個西藏資料一邊一國各自表述的受爭論的議題,由於大部分高山症資料都指出「若緩慢上升至高海拔,身體能慢慢適應,可以有效降低高山症發作」,因此一開始我們也認為火車或許可以舒緩這件事,但在持續查詢相關資訊後,發現有另一派說法是,青藏鐵路的路線也是突然拔高、而非真的緩緩上升,空氣也沒有對外流通來做調節,且車上沒有專業醫療人員,並非適應高山症的優良環境,最後壓倒我們稻草的是一句「如果車上有人吸菸,會非常不舒服」(畢竟這是個室內沒有禁菸的國度),於是毅然決然的選擇了搭乘飛機直接上拉薩。而實際上我們離開西藏搭乘青藏鐵路時,也覺得車內的空調其實有些悶,我整趟西藏行唯一覺得有些舒服不適,反而就是在青藏鐵路上坡至海拔四千多的途中。

若真要達到緩慢上升,降低高山症發作,大概只有開車自駕遊或是騎腳踏車與徒步入藏了(但這簽證對於台灣人來說又是另一們要突破的課題了….)。

2015.11.15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18.jpg
[ 路上真的遇到很多大陸人用徒步或腳踏車旅行 ]

 

●  行前要怎麼準備避免高山症?

我們從網路上得來的資料多是建議吃『紅景天』,雖然對於有用與沒用又是一個具正反面爭論的評價,不過我們還是認為吃安心總比沒吃好,於是在出發前的一星期開始一天一顆服用,不過再度經實驗證明,保持良好的身體狀況還比較實在。

避免高山症其實是要讓血液的攜氧量可以增加,類似改善貧血的狀況,因此補充維生素 B12、葉酸、或有些人是缺鐵,都是可以改善的飲食保健方式,且最好要在一個月前開始調養身體,無法速成。

以我們的僅一次經驗的微小參考價值來看,行前良好作息、睡眠充足、補充營養素,然後絕對不要感冒,是較佳的方式。而且當次沒有高山症,不代表下次去高原不會有反應,因為高山症是依當下的身體狀況所反應的。

運動習慣則是有點難說準,不過長距離的慢跑的確是可以讓心率下降,這我在健康檢查與跑步學堂課程中,都有醫生和老師以實例證明,如果有決定要去西藏,不防可以開始試著培養一些和緩的運動習慣。

2015.11.15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19.jpg
[ 一天一顆,安心呀 ]
(照片感謝 Y 小妞拍攝提供)

 

● 出現高山症狀怎麼辦?

「一直喝水、一直喝水、一直喝水」,不管是導遊還是旅行社的長浩哥都是這樣一直提醒我們,讓血液有足夠的含水量運作。我們也準備了紅景天、高原安、葡萄糖包和沖繩黑糖塊、甚至威而剛,最建議攜帶的其實是葡萄糖包,由於是單醣食用容易吸收,而且甜甜的就跟吃糖一樣完全不會有排斥感,可以快速補充熱量體能;若高山症很誇張要去醫院時,醫院其實也是打葡萄糖到身體裡,市面上還有販售液體狀的,或許吸收起來會更快。

無論是飯店、車上、或商店,都會看到小的氧氣瓶供不適應時可以吸純氧,但通常都不建議使用,容易讓身體養成依賴而無法自行適應。只要充分的休息,我們的身體是有能力可以慢慢適應高山症的。

而藍色小藥丸(別在那偷笑)可是被美國疾病管制局列為急性高山肺水腫的預防及治療建議用藥,還好最後我們也沒有用上,大家都靠自身的力量度過了高山症的難關,不過這招學起來,以後要買威而鋼可以跟醫生說: 「我是要去西藏用的(賊笑)」  (沒唬你,閱讀藍色小藥丸防治高山症的詳細資料

2015.11.15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20.jpg
[ (左圖)葡萄糖都是小小一包,不貴又好吞食,也可以帶(右圖)沖繩黑糖,隨時含在當糖果吃補充糖分  ](照片感謝孟孟前輩與 Y 小妞提供)

 

 

✈ 旅行時間:2015/10/4

 

▐ Tibet 西藏踢北去 ▐ 系列文章:(旅行期間:2015/10/3-2015/10/16)
親眼揭開西藏面紗,那曾經以為遙不可及的夢
● 都站到西藏腳下的成都了,到底去的成嗎?
● 終於踏上拉薩,吸著傳說中的稀薄氧氣與高山症對決
藏人的精神殿堂布達拉宮,但或許不只我們高山反應沒精神
尋找藏人真正的拉薩中心,被信仰力量震撼的大昭寺與舊城區
身心大突破的公路之旅,從拉薩一路向東到林芝(上集 – 米拉山口與如廁記)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