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Type to search

Tags: , ,

| 紐到天涯海腳 | Te Araroa Trail 徒步3000K 回顧日記 – DAY117 黑色幽默

NZ_TA_180430_1.jpg

原來湧起強烈挫敗感、甚至懷疑自己懷疑人生的時刻,並非在剛起步萌懂之時,
而是明明用盡全力靠近終點,卻彷彿怎麼也抵達不了的當下。

—–

那已經是連續第三天徒步在被雪覆蓋的森林裡,即便如此,我還是無法抓到在雪地上有效前進的技巧,即使我已經盡量加快步頻,上坡時卻照樣受雪地濕滑而走三步退兩步,雙腳依然被雪水與泥濘浸透著,冰寒濕冷。

但我仍滿腹期待前進,因為依照 Te Araroa Trail 步道說明文件的描述,這座山頭能眺望到步道的終點,那將是五個多月來,第一次親眼看見自己這一路心所尋向的目的地。

對我來說,意義非凡。

—–

此時我已經比預期花上更久的時間。好不容易離開被樹木包覆起來的森林路段,眼前通往山頂的草叢景色看來一片開闊,坡度起伏減緩。

心裡正慶幸著路線該會清楚許多,突然,頭頂落下了雨滴,接著毫不客氣地越下越大。風陣陣吹著、雨打在身上,失去樹林的遮蔽,我只能全盤接受。

於此同時,四周雲霧朝我襲來,我甚至連一百公尺前的橘色標竿都難以清楚辨認,試圖拿起手機確認定位,但濕透的螢幕與顫抖地雙指,讓這簡單的動作卻怎麼都完成不了。

被雪水浸透過又濕又凍的雙腳,拖著被雨水寒風吹襲著的身子,在難以辨認方位的荒野上獨自前行,沒有任何人,就我這麼一個渺小的身軀,站在這諾大的土地上,任萬千的大氣變化撲襲著。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順利抵達山頂,但依照這天氣,我肯定看不見我期待的景色 – Te Araroa 的終點。我甚至懷疑自己能不能平安活著,逐漸失溫的身子和失去知覺的雙腳,讓我幾度考慮按下隨身攜帶的 GPS 求救系統。

「還是我應該撤退了?」
但我明明就離終點如此的近,我只不過想要看一眼我即將前往的那頭,想好好走完最後的一段路程,我已經努力了這麼久,為什麼就不能讓我順利地完成?

當下我覺得自己絕對能登上大富翁遊戲裡的「本月悲情人物」,這一切真是夠了,老天到底在跟我開什麼玩笑!

我對天喊叫著、罵著,把我腦海裡所有想得到的髒話都丟出口,無論中文還英文,反正此時也沒有人會回應我。

巨大的孤獨感將我團團包圍。

我質疑為什麼出發,將自己丟向莫測未知的荒野,而不好好地待在舒適的屋簷下?六個月的時間,還可以做其他的事情,為什麼要將十幾公斤的行囊壓在肩頭,如個苦行者般移動?

龐大的負面情緒把我層層掩埋。

卻也沒有答案。

—–

代表山頭的電塔終於出現在我的視線內,突然我的內心閃過一個念頭:「如果電塔那裡有人在工作,我就不走了,我要跟他下山!」

就在此時,風雨竟然減小,然後停止,週遭的景色越來越清晰易辨。接著右側的那堆烏雲竟破了個洞,透出了一絲藍色天空,然後又快速的被蓋過,然後又再露出藍天。

我再轉身往來時路望去,原本什麼都看不見的山谷,也出現了小鎮的景色,那是我今早出發的地方!

終於踏上了山頂的那刻,我望向山的另一頭,眼眶不禁紅了起來。我期待的那一側景色居然晴朗開闊,而遠遠的一頭,我首次看見了終點。

而且你知道嗎?電塔外面,真的停了一輛車,但此時,我內心飽滿,只想靠著自己雙腳繼續往終點前進,於是我笑了笑,經過那台車與電塔,踏上步道向山屋前進。

NZ_TA_180430_2.jpg

—–

我彷彿被老天開了一場黑色玩笑,將我丟入蒼涼情境,面臨無語問蒼天的困境,再戲劇性地送我一抹晴朗,宛若是電影情節,卻在我即將結束 Te Araroa Trail 3000 公里徒步的倒數四天上演。

而它,也正是我這五個多月來的心情濃縮寫照,讓我憶起使我一路不放棄的原因,正是豁然開朗後的那股甜。

—–

(回顧 2017/5/23 日記)

Share:
Tags:
Creya 可以呀

花了六個月的時間,徒步3000公里,從紐西蘭的最北端到最南端,用雙腳感受生命,用生命享受每日的生活旅程。 從一個什麼都害怕的小女孩,到相信每一步的嘗試都會離疑惑遠一些,沒有跨出去,就不會知道是什麼問題讓自己止步,所有的自信與勇敢都是一點一滴練習來的。

  • 1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