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到天涯海腳|Te Araroa Trail 3000公里徒步日記

| 紐到天涯海腳 | Te Araroa Trail 徒步3000K 回顧日記 – DAY115 跨不過去的雪

/ 57 views

NZ_TA_180418.jpg

在被白雪覆蓋的樹林裡走路,是什麼感覺?

剛啟程的十分鐘很是興奮,覺得實在太浪漫了!
十分鐘後,我只想仰天吶喊:「放過我吧!」

在沒有專業的裝備與經驗下,每一個步伐都讓我費盡力氣。

腳落下的雪面與實際的路面還有數公分的距離,我必須用力的踏下,然後高高的抬起膝蓋將腳拔離雪堆,每一步都是高抬膝跨步訓練。

平日只是緩坡的路段,在覆蓋雪之後就成了惡魔路,我努力的想往前進,雙腳卻夾帶著雪與泥水往後下滑。

而狹窄的路徑裡,已讓我看不清何處是原本的山徑,哪裡是邊坡上的小樹叢。我數度踩空,向山坡滑下。

那是在距離 Te Araroa Trail 終點剩 220 公里的步道上,降下了一日大雪,我躲在冷冷的山屋中看著窗外,卻仍滿心期待能跨過接下來的山頭,抵達另一側,那麼我與終點的距離就只剩下一週了!

停雪後的一早,天還沒亮起我便踏上路程,行程因為這場大雪而多延誤了數天,於是我計畫著在今晚跨過兩座山屋完成30公里的距離。

但三個小時後,我發現自己只勉強在雪地中走了三公里。

我太心急了,雪根本還沒融,直到暖暖的陽光照射著整片山頭,我已筋疲力盡,而眼前的這片白,看來還需要不少時間才能化為透明。

隨著海拔上升,山徑的指示標誌漸漸難以尋覓,我在與雪地奮戰邊走邊滑倒一小時後,才發現自己又走回原處。那時我才注意到身旁那顆樹上的一層白雪,完全覆蓋住要為我指出正確道路的橘色指標。

我終於靜心停下腳步,站在雪地中盯著遠方的山頭,半晌的內心搏鬥,在一個艱困的決定後,我回過頭,朝出發的山屋折返。

那是我踏上TA步道後第一次朝反方向撤退,在已經如此靠近終點的地方。但意識到自己不是在對的情境、與適切的裝備和能力下進行,我應該讓錯誤停止。

擇日,再來吧!它會等我的。

(回顧 2017/5/21 日記)

NZ_TA_180420.jpg

於是我決定繞開積滿雪的那座森林

這完全不在計劃內,我更不知道該如何進行,但心中唯一的念頭正堅定而有力的重複著:「我必須抵達另一頭,繼續我的旅程。」

那頭的步道接續一座小鎮,抑或只能稱之為村落,不僅沒有主要公路經過,我甚至連哪兒可以落腳都不確定,步道說明文件對於該小鎮的住宿說明幾乎是零。

原本的計畫是在森林裡紮營,次日跨過小鎮紮營於另一座森林中,但別提了,現在我只有無法掌控的變化。

「能到多遠是多遠!」從山屋踏著雪來到最近的公路上,舉起大拇指將滿心的意念寄望在呼嘯而過的車輛上。

此時我竟想起正準備前往步道起點的那個我,第一次站在馬路上毫無自信而膽怯地試圖攔車,搭配著僵硬笑容,還懷疑著自己是否真要啟程去做徒步三千公里的傻事。

如今我距離終點只有一個星期的距離,即便遇到了阻礙,我仍肯定地要推進向前。

三台便車後,我在一個叉路口下了車,沿著明顯窄小許多的那條路一直前行,便能銜接步道。但我已經呆站在路口半個小時了,連台車的影子都沒有,而時間顯示為下午四點。

就在我開始思考是否要在路旁尋找能遮蔽紮營之時,一輛轎車於路口打了方向燈,往鄉間小道轉了過來,我興奮地舉起大拇指,而他不可思議地停了下來,告訴我『上車吧!我們正好要去你說的小鎮!』

那絕對是個魔法,而讓魔力奏效的,是堅持的信念。

這對夫妻來自紐西蘭南島最南邊的大城市,他們每個星期只來這個小鎮一次,在當地教會無私地舉辦免費烹食的活動讓居民齊聚一堂,而在這車煙稀少的道路上,我就碰巧遇上了這一天,遇上了溫暖的他們。

那晚,我不是步道上的徒步者,我彷彿成為小鎮中的一員,與一群可愛的居民熱鬧地聊天,聽著農民描述每日放羊趕牛的生活,訴說自己用腳步認識這片土地的經驗。

『如果你不介意,我們家的客廳可以讓你休憩一晚,有溫暖的壁爐可以烘乾你的衣物,盥洗掉在森林裡的疲勞…..』晚餐後一對當地夫婦對我說。

我無法置信地張大眼睛:「這真是對我莫大的幫助,我可以幫您做些什麼家事來答謝您呢?」

『這是我有能力提供你的事,若有一天你遇到需要協助的人,就把這份善意傳遞出去吧!』

我沒有信仰,但從那天起,我相信善意該被流傳。

(回顧 2017/5/22 日記)

發表迴響